ynkcw.com/topic 
pic   人们不需要太好的记性力,也会回忆起那些在北京买房子一出手就几百套,买几十辆悍马排着队开的山西煤老板群体。但我们现在很少能听到关于他们的新闻,不是他们学会了不折腾,而是因为这个群体正在渐渐消失。他们是一个不太受欢迎的群体,在这一轮国进民退的大潮中,他们也不是最受关注的群体,但我们也许应该思考一下,煤老板们的消失意味着什么。
煤老板走了该高兴吗?
    私挖滥采漠视劳工,勾结官员矿难频仍,学历不高一夜暴富,斗鸡走狗声色犬马……,这都是公认的煤老板头上的帽子,不光彩的帽子。所以让煤老板隐退,理由是充足的,群众是支持的。但是,且不说煤老板的形象塑造中,捕风捉影的成分不在少数,即便他们真有那么不光彩,取代他们的又是什么呢——国有垄断企业。这是更好的选择吗?
 正在消失的煤老板
国内某煤老板嫁女儿,悍马、劳斯莱斯等顶级豪华车“列队入场”。
14部委力挺“大吃小”,力争到“十一五”期末把小煤矿数量控制在1万处以内。
小煤窑讨嫌已久
8月下旬,山西省各地市煤矿整合方案报批已经截止,山西省要求签订了协议的煤矿要在10月底前复产。而目前已经签署“兼并整合协议”的煤矿已经占到所有待整合煤矿的七成。
人们说到山西人总是想到煤老板,根据统计,在小煤矿采煤的鼎盛时期,山西省共有煤矿一万座以上,那也是山西对外形象最困难的一个时期,小煤窑曾经是人们口诛笔伐的罪恶之源,富于想象力的批评家宣称它们生产着带血的媒,的确,敷衍的安全设施,糟糕的卫生条件,每一次矿难都让小煤矿千夫所指。由此,“提高煤炭产业集中度,改变煤炭生产‘多小散乱差’格局”,成为山西省煤矿整治的目标。

治理小煤矿,以关门为目标
山西近年来整顿煤矿,收效极为明显。2005年内山西关闭非法采煤矿点4876个,次年又关闭了死灰复燃和新发现的非法矿点3500个。2006年2月28日,山西省颁布执行《煤炭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办法》。以此为标志,战役进入第二阶段,关小上大,又关闭小煤矿1467个。到2007年底,山西各类地方煤矿数量已由整合前的4389个减少到2806个。
2008年,《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出台,据山西省政府的要求,到09年底前,山西省将完成全部的煤矿整合,煤矿企业数量将从2200个减少至130个,煤矿数量将从2600个降至1000个,减少60%以上。单井产量不得低于90万吨,形成3个亿吨级和4个5000万吨级的大型煤炭企业集团。

整顿结果:国进民退
山西煤矿整合的结果目前已经可以窥见,有资料显示,到2010年底,山西的国有大集团大公司、央企和省外大集团、地方国有骨干企业矿井数将占到全省的82.1%,产能占到全省的84%。
据介绍,目前还没有签订整合协议的煤矿主要是两类,一类是资源条件极差,没有大矿愿意去整合;一类是资源条件非常好,不愿意低价出售,但又不能扩产到单井90万吨。据业内人士表示,对于这两类煤矿,山西省政府将再出台有关政策,对直接关停的矿井进行补偿,并引导所有煤矿尽快整合完成。
或许被舆论忽略的是,人们确实谴责了黑心小煤窑,但人们并没有要求用一个国企独大的市场来代替它。

 国进民退的理由:“还是国有大矿靠得住”
安全不到位,矿难频频发生,成为小煤窑饱受诟病的最主要原因。
涟源市金石乡安监站站长肖凤军接受正在记者采访。2009年5月,湖南涟源48名安监员集体辞职。

小煤矿生产早已歇歇停停
按照一般的处理方式,发生矿难后一般都会全部停产整顿,而且常常一整顿就是几个月,而除了理应停产的矿难,还常常在一些特殊时期为了保证“安全生产”而被要求停止生产。尤其是在山西省关小放大的路线确立以后,关停小煤矿已经成为政治正确的行为。据媒体采访的一位矿主介绍,小煤窑近年来每年能生产半年时间已属侥幸。“上面光让投资做工程,就是不让生产。”
小煤矿没有办法,也没有退路,上面让怎么干,只能无条件服从。”一位业内人士说,他们只能挖空心思和领导拉关系,“不拉关系也许就要关了,一点脾气都没有。”但这无法挽回整个小煤矿产业走向衰亡。

“国有重点煤矿发挥了骨干作用”
而“大煤矿”的好处在媒体报道中一再被提及,在08年初的南方雪灾后,山西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调研组提供的数据是:在保电煤供应的应急行动中,国有重点煤矿日均产量占到全省煤炭产量的84.4%。调研组认为,国有煤矿发挥了骨干作用,危机突显了国有大集团的主力地位和保障作用。这似乎又是一个证明“还是大型国有企业靠得住”的例子。实际上当时大量小煤矿正在年底检修,还有很多小煤矿工人正在回家过年,而且如上所说,还有一半以上的小煤矿处在关停状态。
在同年3月初召开的国家安监总局形势分析会上,安监总局表达了类似的看法:“要保障国民经济对一次能源的需求、解决我国煤炭工业的问题,必须依靠国有大矿,加快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和安全高效现代化矿井建设”,“中国煤炭工业绝不能建立在小煤矿的基础之上,煤炭的安全稳定供应也不应该建立在小煤矿的基础之上。”

关停小煤矿的理由难以成立
显然,吃饭是比产煤更重要的事情,如果分散和无组织的供应就意味着危险,那么国家应该重新建立集体食堂,再顺手把私营饭馆都关掉。中国的粮食生产也是分散和无组织的,但是目前的粮食供应却比有组织的大集体时代稳定得多。
其实小煤企也好,大煤企也好,作为煤矿企业,只要其有合格的安全措施,排污措施并照章纳税,就都应该一视同仁的允许其存在。政府有权制订政策,对安全事故严厉处罚,甚至对排污采取最高管制标准,但政府不应该只鼓励大型企业存在,并且依据这种对小企业的歧视来制订政策。如果说小煤窑难以管理,那么应该反思的显然是管理者的管理水平,而不是削足适履,指定市场参与者的数量,让小煤窑从此消失。

 煤老板消失会带来什么
2004年,全国原煤产量19.56亿吨,图为不同类型煤矿原煤产量及其比例(单位:亿吨)
粤湘边界的山上,两名黑煤窑的矿工正在卸煤。
14岁的少年为了吃饭必须到小煤窑背煤。今天他看上去很干净是因为小煤窑被关,他无活可干。

这是管理者期待的结果
在地方政府看来,煤矿关小放大,利多弊少:税收仍给地方,不影响各地财政收入;资源得到进一步扩大,从业人员的素质、技术力量、设备设施都会有很大提升;最为重要的是,减少了煤矿安全事故,即使发生事故也有规范的矿业公司负责,地方官员也不会有“管理不力”的压力。

煤老板退出,钱往哪里流
据了解,今年上半年以来,已经有150亿元左右资金从煤炭领域退出,进入到其他行业。而山西省政府也宣称,在今明两年的重点调控投资项目中给退出煤炭领域的资金考虑了出路。
尽管经济学家一再重申,当前国富民穷的形势下,再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已经没有必要,经济增长要靠民间财富的增进和消费的复苏,但山西省政府发布的《关于促进民间资本进入我省鼓励类投资领域的意见》仍然以所谓开放投资领域为导向,将煤老板的钱引向基础设施建设。《意见》宣称,2009年至2010年,政府重点调控的6500亿元投资项目将向民间开放,引导民间资本投资公路、铁路、桥梁、城建、环保等基础设施领域和城市公交、燃气等市政公用设施领域,并在土地供应、财政扶持、税费优惠等九方面给予一定的政策鼓励。

涨价——煤矿业国进民退的必然结果
人们似乎已经视国企垄断和国企独占为当然,一种常见的辩护是,既然我们的宪法规定中国所有的自然资源都归国家所有,那么由代表国家利益的国营企业来占用和使用也没什么不对——这种看法来自于一种最常见的误解,他们以为鼓励竞争,维持市场公平仅仅是为了平衡市场参与者的利益,其实在经济学看来,竞争的目的是为了节约资源,提高效率。
垄断如果仅仅是竞争结束时的短期状态,并且随时面临不确定的潜在挑战者,这种垄断不足为惧(经济学上称之为“效率垄断”),真正可怕的垄断都来自权力制造的行业禁入(经济学上称之为“非效率垄断”)。在几年以前,尽管有20余家国有企业有资格生产手机,但我们可以说,中国的手机生产市场就是被垄断的,因为民营企业不被允许进入这一行业。
支持者可以有一千种理由论证在“能源安全”或者别的什么关系到“国家安全”的行业,必须特殊对待——且不论在“国家安全”敏感人士的眼中,究竟还有什么行业是无关“国家安全”的,而且这种垄断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人们就必须承受其低效带来的高价,无论交通、通信、能源莫不如此。而垄断集团明明是用政策手段消灭了对手,却开始大谈自己的贡献和支柱性意义。

   其实有第三种选择

    国进可以减少矿难,民退注定效率降低。为什么我们不能有第三种选择呢:小煤窑问题多,根子在政府管理,理应改进管理而不是关掉了事。如果制定好安全和环保标准,并能严格执行,那么管它煤矿大小、国有私营,只要它能符合标准、合法经营、照章纳税,就该允许它有经营的自由

 
  结语:煤老板,留着不满意,退了难言欢。

     煤老板们离去的背影并不孤单,近年来凡是涉及关乎国计民生的行业,国有企业无不以产业优化、做大做强的名义大举进占,而国有企业在高歌猛进的同时,小企业主们却在收拾行囊重新创业。总设计师有言,无论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把“黑猫”赶出去为“白猫”腾地方,实在与30年的改革经验有所冲突。

往期回顾
pic
稀土工业发展专项规划
pic
珍惜水资源保护水资源
pic
“房奴”何时不做“房奴”
 
<%Refer=Request.ServerVariables("HTTP_REFERER")%>